庞大集团被指合同欺诈遭集体投诉【3】

发布日期:2022-09-04 06:41   来源:未知   阅读:

  “如果单单是将买车变租车,或到手的车能在矿山等特定区域正常作业,我们掏些冤枉钱也就算了。要命的是买回来的这些车从使用之初就问题不断,影响施工合同履行,造成还款困难。”河北沧县车主胡小刚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2011年8月,为到内蒙古锡林浩特一矿山施工,胡小刚等22名车主联合100多户农民,通过庞大集团沧州分公司购回80辆豪沃336自卸车、20台金刚红岩自卸车,开赴锡林浩特。为买车他们每户四处借钱,少的投资10万元,多的30万元,交了1000多万元的首付款。填完空白合同、完成交款提车手续的胡小刚等,并没有拿到购车合同、发票与车辆合格证。这批车无一例外被交警告知是上不了牌的国二车。

  自此,胡小刚等厄运不断。没干几天活,这批车相继出现变速箱掉落、掉挡、换挡困难、传动轴不转动等故障,情况最差的时候,一天有70辆车“趴窝”。仅仅干了两个月,维修费花去600多万元。

  令胡小刚等没有想到的是,因车辆无法正常作业挣钱,他们开始丧失还款能力,庞大集团借修车之名,于2011年12月将100辆车全部扣留。2012年3月,庞大集团向胡小刚等提起民事诉讼。后经沧州市政府出面与庞大集团协调,22名车主举债补交所欠贷款后,庞大集团才答应修车、放车。由于车辆被扣时间过长,修理之后仍不能正常使用,工程发包方与他们解除了施工合同。“一年没干活,100辆车趴在野外,快成为一堆废铁。”胡小刚说。

  山西汾阳市车主贾宝芝也有同样的遭遇,据他介绍:从庞大集团买车后,一直不能上牌;他多次找到销售方,对方给他一副晋K 90855的牌照,但一上路,就被运管所扣罚5万元,原因是行车证和车架号、发动机号不符,他再次找到庞大集团,对方又给了一个晋K 09514的车牌,结果该车牌还是和发动机号、车架号不符。

  贾宝芝在公安部门查询发现,这两个车牌都属于一个叫王强的人。“他们一而再、再而三欺骗我,就因为这车是改装的,根本不能上牌。”贾宝芝告诉记者,车无法上路,自然也还不了债,最终被庞大集团扣车并诉至法院拍卖。

  劣质车更成为河南滑县范朝善等一批车主不堪承受之重。“提车当天从锡林浩特分公司开出来的新车,有两辆在分别行驶9公里、30公里的时候,出现发动机粘缸,经交涉销售方当天更换了一辆;有一辆车跑着跑着突然掉了一个后轮。从庞大集团锡林浩特分公司到目的地210公里,一路下来有20多辆车出了这样那样的毛病。”范朝善告诉记者。

  更大的问题是,88辆自卸车使用没几天,就全部出了毛病,有的严重吃胎、断钢板、掉后桥、烧机油,有的平衡轴、方向机支架、钢板悬挂严重损坏。而这些问题,正常车辆一般在五年内都不会出现。按照范朝善的说法,这些车动不动“趴下一大片”,干半个月修理半个月。范朝善提供的票据显示,他和同乡们购车一年多时间里,88辆车所花的维修费高达2000多万元。车子不能稳定作业影响了还款,2012年10月,有62台车被河北滦县法院扣押。剩下的26辆车,也几乎成了一堆废铁。

  范朝善委托河北产品质量司法鉴定中心对自己的两辆豪沃336自卸车进行质量鉴定,一份编号为冀质司(2012)质鉴字第026号的《鉴定意见书》结论为:“所鉴定的车辆属于假冒伪劣产品。”

  此前,河北涞源县车主李永强也得到过类似的鉴定结论。2008年5月,他从庞大集团购买6辆豪沃自卸车,毛病不断。他被告知:这六辆车都无法上牌,因为车辆有两个车架号,标识码、标识牌和合格证也不相符。

  涞源县公安局委托河北产品质量司法鉴定中心对李永强的6辆车进行质量鉴定,结论是:“所鉴定的车辆属于假冒伪劣产品。”编号为冀质司(2010)质鉴字第007号的《鉴定意见书》称,所鉴定的车辆,是“车辆改装厂大迪汽车集团和经销商庞大集团违反国家相关标准,对涉案车辆进行了违法改装。”

  维权的大多数车主发现,范朝善、李永强车辆的诸多毛病,和自己买到的车所出现的问题如出一辙。

  对此,庞大集团董秘车少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河北产品质量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尚待法院确认,不能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多地空气重度污染日本夺岛演习富士康工人罢工农民工下跪讨薪黄金生锈80后美女副市长警察查网友开房遭疑宁波高档酒店退订潮朝鲜第三次核试验上访母亲曝警察奸淫女官员坐拥16套房产陈光标朗朗街头公益南京搓手猫走红官员穿制服抱三陪女梅西C罗合拍宣传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