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饱受“上下夹击”的轮胎行业:“提价、扩产、求变”成三大

发布日期:2022-05-14 08:18   来源:未知   阅读:

  大学毕业后,我在宁波工作,为了省钱,每次从老家爬山到余姚,再坐公交车到宁波,有几次,中锦论坛都是老爸骑电瓶三轮车送我,但是盘山公路真的很陡,到转弯的时候就要两人下车推才能上坡,老爸念叨要是有汽油车就好了。我在想,以后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弄俩车,自己开车带着老爸在山间小路兜兜风也好,否则我的心是永远不得安宁的。

  2013年8月,天气酷热,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手机那头撕心裂肺地哭起来,姐姐告诉我,爸爸走了!我拿手机的手剧烈抖动起来,脑袋一片空白,耳朵里传来令人窒息的嗡嗡声。记得老爹生病的时候,还能走路。因为路远,老爸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那个时候,我就想,如果我有车就好了。

  现在,我买了一辆轿车,一辆07款凯美瑞,有时我看着停在路边的这辆黑色二手车,心底里就会泛起一阵阵酸楚。心中默念:爸爸,我现在也有辆车了……(文/远去的村庄)